在线客服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00
 联系方式
400电话:400-XX6-8888
邮箱:abc@qq.com

刘禹锡与蒙顶山茶

2019-02-24 18:46浏览数:948 
文章附图
刘禹锡与蒙顶山茶



一、 刘禹锡与蒙顶山茶

刘禹锡(公元772年—842年),字梦得,河南洛阳人,唐朝文学家、哲学家、医学家,与白居易同时代、同岁,有“诗豪”之称。唐德宗贞元九年(793年)进士及第,初在淮南节度使杜佑幕府中任记室,为杜佑所器重,后从杜佑入朝,后历任朗州司马、连州刺史、夔州刺史、和州刺史、主客郎中、礼部郎中、苏州刺史等职。会昌时(唐武宗李炎在位期间,840年-846年),加检校礼部尚书。卒年七十,赠户部尚书。

刘禹锡是中唐时期一位举足轻重的诗人,他的诗既不像韩愈的奇崛,也不像白居易的平易,而能独树一帜,自成风格。他诗文俱佳,涉猎题材广泛,与柳宗元并称“刘柳”,与韦应物、白居易合称“三杰”,并与白居易合称“刘白”。著有《刘梦得文集》、《刘宾客集》,存世有《陋室铭》《竹枝词》、《杨柳枝词》、《乌衣巷》等名篇。耳熟能详的名句有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”(《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》),“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”(《竹枝词》)等。


刘禹锡与蒙顶山茶



刘禹锡写有一首《西山兰若试茶歌》,其中“何况蒙山顾渚春,白泥赤印走风尘”这句诗,将蒙顶山茶入贡皇室时快马加鞭、星夜兼程的情景描述得酣畅淋漓。全诗为:“山僧后檐茶数丛,春来映竹抽新茸。宛然为客振衣起,自傍芳丛摘鹰觜。斯须炒成满室香,便酌砌下金沙水。骤雨松声入鼎来,白云满碗花徘徊。悠扬喷鼻宿酲散,清峭彻骨烦襟开。阳崖阴岭各殊气,未若竹下莓苔地。炎帝虽尝未解煎,桐君有箓那知味。新芽连拳半未舒,自摘至煎俄顷馀。木兰沾露香微似,瑶草临波色不如。僧言灵味宜幽寂,采采翘英为嘉客。不辞缄封寄郡斋,砖井铜炉损标格。何况蒙山顾渚春,白泥赤印走风尘。欲知花乳清泠味,须是眠云跂石人。”

朗州(今湖南常德)在唐代就出产茶。作者嗜茶,曾在常德为官十年。本诗是作者任朗州司马时所作的一首赞茶诗,一气呵成、荡气回肠,对茶之采摘、炒制、烹煎以及品尝茶及总饮后烦襟顿开的全过程,写得绘声绘色,为历代著名茶诗之一,是最早描绘我国历史上炒青茶的诗篇。诗中对茶树栽培环境除肯定“阳崖阴岭各殊气”外,提出“未若竹下莓苔地”之说;对茶的香型指出“木兰沾露香微似”;对茶效指出要使“宿酲散”靠的是茶的香气悠扬喷鼻;要使“烦襟开”,靠的是茶味“清峭彻骨”。全诗“灵味”很浓,写出了佛家饮茶文化的真谛。


刘禹锡与蒙顶山茶



诗歌的第一大段,即前面十句,形象地描写了苏州西山炒青茶的制作情况。从描写的内容看,是诗人到寺庙去拜访和尚,和尚为了招待客人,立即到后檐的茶园采摘刚刚冒出新芽的“鹰嘴”,并且立即炒、煮,那煮出来的效果真是太好了:“骤雨松声人鼎来,白云满碗花徘徊。”鼎中茶水的沸腾声,如同松涛乍起;冲到碗里,茶的雾气就像白云一样缭绕,泡沫宛如花一样在碗中浮动。诗句通过比喻,生动形象地描写了炒青烹煮以后的美妙效果。

第二大段也就是接下来的八句,诗歌从茶树生长的地方写起,继而说,神农氏炎帝虽然尝过百草,而饮茶起于后世,因此他不知道这种煎烹的方法,就是后来陶弘景的《本草序》里说到的桐君,他著的《采药录》也只“说其花叶形色”,而不知其味道。言下之意,这种现采现炒的方法是今天的新创,因此他说道“新芽连拳半未舒,自摘至煎俄顷余。”赞叹这种新方法的佳妙,既快又好。通过这种方法制成的炒青,它的香味连木兰沾露也不及,它的颜色比那临波瑶草还要碧绿,真是美不可言了。这一段着重赞美炒青方法的创造,诗人对和尚们的制茶工艺给予了高度评价,表达了景仰。

第三大段也就是最后八句,作者变化手法,通过和尚的口吻,介绍炒青的特点,也进一步赞美炒青的佳美。和尚说,它最大特点就是要在寺庙这样幽寂的地方,用刚刚采来的新芽招待嘉宾,才能吃出其美味。如果寄到您的郡斋,时间久了,又是用普通的井水和铜炉来烹煮,那就鲜味大减了。何况像四川那么远的蒙顶茶,还有浙江湖州顾渚山的紫笋茶,做好了远远地送来,经过风尘仆仆长途运输,茶叶也要受损,也没有新鲜味了。所以,和尚最后说:“欲知花乳清泠味,须是眠云践石人。”想要真正领略到这炒青的清醇味道,还得像我这样眠于云间坐在石上的山里种茶人啊!诗歌到这里戛然而止,诗人不仅借和尚之口,赞美这山中“幽寂”之地的茶叶如何美好,还对幽栖隐居于山野的人,寄予了深深的理解。诗人自从参加王叔文集团的政治革新,遭到贬官外放的打击以后,对于污浊的朝廷政治,有了厌弃的感觉。他到苏州做刺史,也是待罪之身,故而这首诗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了他对隐居的向往,也含蓄地表明了他的政治态度。

与刘禹锡同时代,成书于825年的大唐官方正史《国史补》,更是将蒙顶山所产的“蒙顶石花”载为全国贡茶之首:“风俗贵茶,茶之名品益众。剑南有蒙顶石花,或小方,或散芽,号为第一。”当时作为贡茶的蒙顶山茶用白泥封口,加盖红色官印,快马加鞭,扬起风尘,由不得半点耽搁,直奔京师,可想见其盛况,其风头一度超过了官焙顾渚茶,成为皇家御用的宠儿,不少文人甚至为陆羽未能在《茶经》中详叙蒙顶山茶而感到遗憾。这首诗表达了诗人对皇帝在春天刚到就快马加鞭、风尘仆仆催交贡茶的做法的不满和无奈。

作者简介

陈开义,男,46岁,现任四川省雅安市茶办副主任。先后在《中华茶文化》、《茶博览》、《茶周刊》、《中国茶叶市场》、《中国茶业》、《走遍中国》、《星星诗刊》、《四川日报》、《四川农村日报》、《四川人大权力报》、《四川政协报》、《调查与决策》、《四川三农》、《农村建设》、《四川茶叶》、《四川省情》、《四川文学》、《四川旅游》、《四川文艺》、《县域经济》、《茶缘》、《四川水利报》、天天快报和今日头条、北京茶叶网、亚太茶业网、凤凰网四川、中华名茶网、茗边、手机搜狐网、手机新浪网、新茶网、茶旅世界等60余家媒体发表各类文章400多篇(件)。参与主编名山抗震救灾专著《撼魂》,参与编辑《茶祖故里行》、《吴之英评传》、《丰碑》等著述,作品曾多次入选《蒙山雅韵》、《蒙山春来早》、《撼魂》、《茶祖故里行》、《品味》、《蒙顶山》、《二郎山》等专辑,著有个人文集《杯中岁月》。先后有10多篇作品在省市各级征文比赛中获奖,先后参与主编《蒙顶山茶文化读本》、《蒙顶山丛谭》》等茶文化书籍,主编名山区文艺刊物《蒙顶山》和《雅安日报.今日名山》蒙顶文苑文艺副刊和编辑《蒙顶山茶》。现为雅安市作协全委会委员、雅安市茶业协会和茶叶学会常务理事、吴理真茶文化研究院副院长。


(本图文来源:文,陈开义 图部分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)


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