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客服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00
 联系方式
400电话:400-XX6-8888
邮箱:abc@qq.com
毛泽东曾是数次险遭开除的问题青年
2016-06-23 00:00浏览数:47 
文章附图

因为心很大,喜欢随心所欲地读书,毛泽东很受不了第一师范繁琐规矩的约束。当时学校里的课程非常繁杂,有近二十门学科,他把它们比作了“杂货摊”,诸多的校规让他特别不自在,他曾经跟斯诺说:“新校中有许多规则,只有少数几条是我同意的。”[1]


繁杂的课程,诸多的校规,很快与毛泽东追求真理的志向发生了冲突,他很快就向这些规矩发出了挑战。破坏规矩,他在读私塾时就多有前科。


我反对自然科学中的必修课程。我希望专攻社会科学。自然科学在我并无特殊兴趣,于是这些课程的分数大多很坏。我最讨厌的就是必修的静物写生。我以为这是透底的愚笨。我总想画简单的东西,快快画完就离开课室内。记得有一次画一幅“半日半石”(是李太白的一句名诗),我用一条直线和上边半个圆圈来代表。还有一次,在图画考试时,我画了一个椭圆就算数了,我称之为鸡蛋。结果画图得到四十分,不及格。幸亏我的社会科学的分数都非常好,这样和其他课程的坏分数扯平。[2]


对喜欢的哲学、文地、文学等社会科学课程,他是十分专心的,对不喜欢的数学、绘画等课程,他就把教科书摆在课外书外读自己的书,甚至翘课!


学校有学校的规矩,毛泽东无视规矩还了得!


有些老师不满毛泽东随意破坏校规,以“不严加整肃,以后同学们就会有样学样”为由要求开除他。有几次行政方面为顾及自己的“威信”,讨论开除他出校的问题。这时一个很有威望和信仰的教员杨昌济先生说道:“毛泽东是一个特别学生,你们不懂他,不能拿校规来论。”[3]杨昌济是第一师范的名人,曾留日、留英,留德十年,贯通中西,被师生们尊称为“孔夫子”,他的话很管用。


无奈毛泽东依然我行我素,再次惹恼了校方。有一次校方又要开除毛泽东,因为他领导同学们反抗腐败的学校行政。教国文的袁仲谦先生出来担保,又得以留下。[4]


说到袁仲谦,刚开始时还与毛泽东有过不愉快,俩人互不待见。后来,袁仲谦得知毛泽东有一本在同学中流传很广的读书笔记《讲堂录》,就从别的同学处借来翻阅,顿时被毛泽东的满腹才气、宏大抱负和超凡志向憾动了,决定好好雕琢这块玉。他主动抛出了橄榄枝,与毛泽东和解,还说服毛学韩愈。话说老师都喜欢将得意门生收作女婿,袁仲谦也曾想过把女儿许配给毛泽东,无奈自家闺女身体不好,没有做伟人媳妇的命,在结识毛同学不久后就病逝了。


毛泽东后来回忆这段经历:“‘袁大胡子’他揶揄我的文章,并斥为新闻记者式的作品。他看不起我的模范梁启超,以为他只是半通。我只得改变我的风格,攻读韩愈的文章,和熟记经史中的典故。所以,谢谢‘袁大胡子’,必要时我现在还可以作一篇清通的古文。”[5]


虽然两次险遭开除,可毛泽东的老毛病仍旧不改,第三次学校要开除他,是因为有名的数学教员王立阉先生给说保了。[6]毛泽东对数学那是一点兴趣也没有,经常请病假翘课,考试时甚至交过白卷,数学成绩在全班经常是倒数第一,王老师怎么会为这个最坏的学生说情呢?


因为王立痷揭晓了毛泽东翘课的“秘密”。初春一个凄风冷雨的早晨,王立庵在冷清的自修室里看“请病假”的毛泽东一个人衣衫单薄,专心读着《读史方舆纪要》。被抓个正着,毛泽东不得不道出上这个“秘密”。看到如此用功的学生,再加上袁大胡子一直在自己面前推崇毛同学,王老师原谅了这个经常考零分的学生,俩人还成了朋友。有时学校放假,毛泽东不回家,还会到王老师家蹭吃蹭喝。


qrCode
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